正在消失的成南嶺煤礦地面建築。劉立民 攝
金道銘(資料圖)
  數億元煤礦被人以8000萬元接收
  山西“煤焦反腐第一案”疑雲
  據地方媒體報道,在2007年6月至8月間,時任山西省委常委、紀委書記的金道銘曾兩次來到蒲縣,派人或親自到馬長江的北峪煤礦調研,並把市縣領導召集到北峪煤礦開座談會,為北峪煤礦和馬長江本人增色不少。而此後以不到8000萬元拿下成南嶺煤礦的正是馬長江為董事長的蒲縣宏源煤業集團有限公司
  法治周末記者 劉立民 發自山西臨汾、太原
  說起郝鵬俊,很多人可能一時想不起是誰,但談到山西“煤焦反腐第一案”,不少人記憶猶新。
  2008年9月至2010年9月間,山西蒲縣煤炭局幹部郝鵬俊作為反腐典型,曾受到廣泛關註。
  生於1950年的郝鵬俊,曾任蒲縣煤炭局局長,2005年因為某煤礦發生生產安全事故而引咎辭職,本已賦閑,2006年又被任命為煤炭局黨總支書記,因為只有一個黨支部且有支部書記,實際無事可做,是個虛職。
  2008年9月17日,蒲縣成南嶺煤礦因“違規生產”受到查封,郝鵬俊夫婦被有關部門認定為實際控制人,涉嫌嚴重違紀,一場追責風暴旋即開始。
  蒲縣、臨汾紀檢監察等多部門合作,經過數月奮戰,查抄沒收與郝鵬俊夫婦、子女相關的銀行賬戶資金1億多元、房產30多(間)套,總案值達3億多元,被稱作山西“煤焦領域反腐第一案”。
  2010年8月,臨汾市中級法院作出終審判決,以逃稅、非法買賣爆炸物、挪用公款、貪污四項罪名判處郝鵬俊有期徒刑20年;以逃稅罪、非法買賣爆炸物罪判處其妻於香婷有期徒刑13年;對成南嶺礦業公司法定代表人、於香婷的弟弟於小紅也以相同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2年。
  從案發至終審,郝鵬俊案引起媒體持續關註,報道和評論幾乎一邊倒地在譴責“小官大貪”,然而就在蒲縣法院庭審結束時,郝鵬俊語出驚人,反映事出有因,即時任縣委書記喬建軍向他索要5000萬元。此話雖被審判長打斷,仍掀起軒然大波,此後臨汾市紀委以“喬那個時間段在下鄉、不屬實”作了澄清。
  如今,將近4年過去,郝鵬俊夫婦及於小紅早已開始服刑,而喬建軍在2011年上調臨汾市政府,旋即升任市委常委、統戰部長,郝鵬俊案看似塵埃落定。
  然而,就在今年山西“大老虎”金道銘落馬不久,記者接到“價值6億的涉案煤礦9000萬元處置給金道銘關係人”的投訴,於是赴山西展開調查。
  事發“煤礦重組整合”時
  “當初馬長江要買成南嶺煤礦,我跟你爸和老馬說得好好的,三億六,他說回去商量商量,結果直到出事也沒回覆我,賣了還能出這事?”時至今日,一位做過買礦中間人的官員,在見到郝鵬俊的兒子郝麗陽時,依然這樣說。法治周末記者手中的一份證據材料驗證了這句話。
  2008年,為淘汰落後產能,減少煤礦數量和生產事故,推進煤炭工業轉型發展,山西省政府決定全面推行煤礦企業兼併重組整合,臨汾市煤炭工業局規劃發展科科長張俊虎告訴記者,重組後,大縣保留三四家煤礦,小縣只允許二三家煤礦存在。
  於是,煤礦主都想成為兼併主體或在兼併重組時賣個好價錢。馬長江為鄉寧縣人,在蒲縣經營有北峪煤礦,後又收購了成南嶺煤礦周邊的兩個煤礦,對成南嶺煤礦他志在必得。
  “郝鵬俊之所以不想賣給馬長江,一是因為價格過低,二是想轉成機採,自己乾。”郝鵬俊案的一位代理律師告訴記者,他在會見郝鵬俊時曾專門問過這個問題,郝表示成南嶺煤礦是蒲縣的優等煤礦,煤質優、煤層厚,當時已著手由炮採改機採的工作,另外有多家企業想收購,最低的也談到5億元,怎麼會3.6億元賣給他?
  2008年9月17日,事情來得很突然。
  據蒲縣官方文件,2008年9月8日襄汾特大潰壩事故發生後,臨汾市委、市政府要求全市所有礦山企業全面停業整頓。9月17日上午,蒲縣紀委書記樊奮強帶隊突擊檢查成南嶺煤礦,發現有大量存煤及違規生產跡象,即責成有關部門開展調查。
  而成南嶺煤礦方也覺得有些出乎意料,採煤工隊負責人祖茂治告訴記者,提前未接到任何通知,也沒有任何徵兆。經過批准後3個月一直在搞技改,並未正式生產。“那天我在太原訂採煤設備,突然聽說煤礦被查封,並帶走了幾名工人。”祖茂治回憶道。
  據相關媒體報道,成南嶺煤礦被查封後,時任縣委書記喬建軍則說,有人將郝鵬俊違規生產舉報到國務院山西潰壩調查組,引起重視,調查組撤走後,交給山西省紀委督辦,此後紀委一級一級壓下來,最終將郝鵬俊案查清。
  因此,外界又有傳聞,郝鵬俊案是省紀委書記金道銘督導下的“煤焦領域反腐第一案”。
  看不見的煤礦評估報告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成南嶺煤礦採煤工隊負責人祖茂治未能幸免,2008年12月5日,蒲縣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採礦罪將其刑事拘留,並被檢察院以非法採礦罪、非法儲存爆炸物罪提起公訴,在羈押497天后,蒲縣法院對祖茂治作出無罪判決,此後獲得相應國家賠償。
  2010年4月20日,蒲縣監察局作出沒收“成南嶺煤業有限公司煤礦資產”的決定。
  “我的所有家底都投在成南嶺煤礦上,獲得自由後,2010年4月25日,我到煤礦去查看自己的設備資產,發現宏源公司的人已經占礦了。”祖茂治說。
  祖茂治所說的“宏源公司”全稱是“蒲縣宏源煤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就是中間人說的準備以3.6億元買下成南嶺礦的馬長江。
  祖茂治是江蘇徐州人,在徐州,他向法治周末記者介紹了當時的情況。
  “2010年5月7日,再次去煤礦的時候,發現評估公司的人在用磅秤稱機器設備,準備按廢鐵論價,我當即提出強烈抗議,併到有關部門告狀。”祖茂治告訴記者,告狀使評估暫停10多天,但再次評估時,他連成南嶺煤礦大門都進不去了,“宏源公司的人控制現場,雖然礦上有我的大量資產,如何評估的,我卻一無所知。”
  祖茂治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事後他聽說政府把成南嶺礦以9000萬元賣給了宏源公司。他表示他只關心評估中有多少物品是自己的,評估價是多少,損失誰來賠,但往蒲縣跑了多次,官方諱莫如深,評估報告始終看不到。
  “成南嶺煤礦的評估總價為7888萬元,但評估的僅是看得見的實物資產,沒有評估無形資產。”2014年7月10日下午,在蒲縣新聞辦,國資局副局長郭建平對法治周末記者說,評估是他們委托的,然後以評估價將成南嶺煤礦移交給了宏源公司。
  記者欲瞭解更詳細的情況,郭建平說回國資局把評估報告主要部分複印拿過來,然而,記者最終沒能等來郭建平。新聞辦主任張鵬捎話說“正局長不在,他不便做主提供評估報告”。
  通過張鵬,法治周末記者瞭解到蒲縣國資局把成南嶺煤礦移交給宏源公司的依據是晉煤重組辦發(2009)55號文件,進一步查詢發現,早在2009年上半年,蒲縣政府的《煤礦企業兼併重組整合方案》就把成南嶺煤礦整合給了宏源公司。
  據臨汾煤炭工業局規劃發展科張科長介紹,兼併重組整合,誰來整合誰?一方面是政府主導,一方面是企業間協商。而彼時成南嶺煤礦主要負責人均已鋃鐺入獄,不存在協商可能,只能是“政府主導”了。
  時過境遷,當年“蒲縣煤礦企業兼併重組整合領導組”的領導相繼調離,但領導組辦公室主任、煤炭局局長竇建林還在任,記者想瞭解是哪位領導主張把成南嶺煤礦兼併給宏源公司的,於是聯繫竇建林,可是打電話竇不接,發短信也不回。
  金道銘的影子
  成南嶺煤礦六證齊全,煤質優,煤層厚,儲量大,是令蒲縣煤老闆們眼紅的一座煤礦。
  事發後,在2008年10月24日,蒲縣礦產資源管理局委托山西省第五地質工程勘測院對成南嶺煤礦越界開采問題進行鑒定,但第一次測量技術報告沒有過關。
  法治周末記者見到一份措辭嚴厲的“國務院調查組關於《成南嶺煤業有限公司測量技術報告》的審核意見”的文件,以國務院調查組口吻稱:“專家於2008年11月15日對報告進行了認真審核,國務院調查組認為該報告未完成委托書及國務院調查組提出的主要任務,沒有任何價值。”
  審核意見指出測量報告十幾項問題,最後要求“立即補充完善”,如繼續拖延或不負責任,建議停止其有關資質,並責成山西省紀檢部門就此事立案調查、追究。
  2008年11月18日,山西省第五地質工程勘測院很快作出第二份鑒定,認為有越界開采行為,開采量為1554噸,造成煤炭資源破壞量為15775噸。
  對此,祖茂治提出反對意見。他認為1500多噸只是成南嶺煤礦半天的產量,他們一貫嚴謹,絕對不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是哪位專家?可以讓他站出來和我對質。法院最後也沒有認定呀”。
  根據測量報告,蒲縣礦產資源管理局當天即向省國土資源廳、市國土資源管理局打報告,要求對該起非法採礦行為予以鑒定。
  2009年12月,蒲縣政府據此要求礦管部門申請吊銷成南嶺煤業公司《採礦許可證》,工商登記部門吊銷《工商營業執照》,決定關閉成南嶺煤業有限公司。而彼時,縣政府早已決定將成南嶺煤礦整合給宏源公司,只是沒談價格。
  但直到2010年4月21日,山西省國土資源廳才決定註銷成南嶺煤業有限公司的《採礦許可證》。如此下來,成南嶺煤礦便失去了兩個最基本的證照,就好像出租車沒了營運手續。
  2010年5月,成南嶺煤礦變得殘缺不全後,蒲縣有關部門才啟動評估程序,據臨汾市煤炭管理機關官員介紹,在煤礦兼併整合過程中,對無證礦的資產評估只能按殘值計算,價值大打折扣。
  而據祖茂治反映,宏源公司在評估時已經接管成南嶺煤礦。3.6億元都無法取得的礦產,最終以7888萬元收入囊中。
  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政府已經決定沒收成南嶺煤礦,為什麼就不能像民營企業主那樣與兼併者談個好價錢?
  就相關問題,法治周末記者採訪蒲縣紀委副書記、監察局局長殷宏偉。他表示,負責成南嶺資產處置的領導都調走了,他來的較晚,只是出過兩份“沒收決定”,其他的就不清楚了,即便“出沒收決定時,我在外地學習,下屬人員電話告訴我的”。
  而在蒲縣,談到兼併成南嶺煤礦的宏源公司董事長馬長江,幾乎無人不知,宏源公司已經成為蒲縣最大的煤炭企業集團,但人們不敢小覷的更是它的官方關係。
  僅記者看到的地方媒體報道,在2007年6月至8月間,時任山西省委常委、紀委書記的金道銘曾兩次來到這個偏僻山區小縣,派人或親自到馬長江的北峪煤礦調研,並把市縣領導召集到北峪煤礦開座談會,為北峪煤礦和馬長江本人增色不少。記者註意到,馬長江與金道銘過從較密,金也曾到過馬開辦在其他地方的企業。
  “都知道馬長江與金道銘關係過密,傳言金在幫馬藉機拿礦。”一位蒲縣煤炭管理幹部告訴記者,他也是聽說,是真是假,他這個層面不可能知道。
  “調查組文件“疑團
  在蒲縣礦產資源管理局文件中,記者看到這樣的字眼:“成南嶺礦業有限公司非法採礦、破壞性採礦一案,是國務院調查組督辦的一件煤焦領域反腐敗鬥爭的大案、要案,按照國務院調查組安排……”
  而在蒲縣礦產資源管理局委托山西省第五地質工程勘察院測量鑒定過程中。
  2008年9月8日襄汾鐵礦潰壩事件造成300多人死傷,國務院曾派調查組進駐,但蒲縣與襄汾相距甚遠。
  據有關人員反映,郝鵬俊案發後,蒲縣官方為了造勢,謊稱發生了礦難,從襄汾潰壩國務院調查組請來一位專家,專家到成南嶺煤礦看了看就回去了,此後蒲縣有關部門便借國務院調查組的名義來推進工作。事情究竟如何呢?
  2014年7月10日,記者來到蒲縣礦產資源管理局採訪,總工程師劉廣生告訴記者,必須有縣委宣傳部的介紹信才能接受採訪,而宣傳部新聞辦主任張鵬幫記者聯繫了兩天后,說“局領導班子全部下鄉”,記者未能完成採訪。
  據當年媒體報道,來自臨汾市委紀委的名單顯示,2005年國家強令公務員從企業退股時,蒲縣上報的退股官員共有20人,從縣政協主席、縣長助理、人大副主任、到法院副院長、公安局副局長等,皆為實權部門,不一而足。縣紀委稱,由於時間緊,未調查核實任何人的退股情況就上報了,後經核實,“郝鵬俊的退股材料屬於虛假材料”。
  但郝鵬俊不認可這樣的說法,他在庭審中曾自我辯護說:“20多人都和我一樣退股,為啥說我假退股?”
  蒲縣一位知情人對法治周末記者說,很多官員退股只是走形式,儘管現在煤炭行情不好,他們依然身家億萬,如果當年像查郝鵬俊那樣對官員挨個查,誰又能扛得住呢?問題是蒲縣只查了郝鵬俊一個人,而郝鵬俊案是不是因為成南嶺煤礦引發的,不得而知。
  記者在調查郝鵬俊案資產去向過程中,案里案外還發現很多問題,對此,《法治周末》將繼續關註。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c40mclclm 的頭像
mc40mclclm

加拿大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mc40mclcl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